Donation ad.png

以色列国

来自23世纪百科 | 专注记录两百年后的知识
跳转至: 导航搜索
Flag of Israel.png

以色列可谓整个21世纪10年代后全球地缘政治格局发生巨变的第一推动力,其影响余波一直持续到23世纪。在向伊朗核设施发射导弹后,以色列人将美国拉下伊朗战争的泥潭,这场战争最终彻底引爆美国的债务危机,同时也在美国内引发大规模反犹运动美国兵败撤军。此后,伊朗人罕见地与海湾地区的逊尼派国家联手发动对以色列的“最终圣战”(Aljhad Almadi),正当特拉维夫在紧急应战之际却发现国内的哈瑞迪派联合法拉沙士兵发动了政变和起义,最终在“刀刺在背”的情况下,以军被伊斯兰联军击垮。最终,在联合国安理会五常的调停下,以色列、马达加斯加、法国在留尼汪共同签署《圣但尼条约》,以色列举国迁到马达加斯加南纬20度以南地区。

战败并丢失国土的以色列国内各种矛盾顿时爆发,民选政府失去公信力,犹太教各派系指责哈瑞迪派要其为战败负全责,民众迁怒和袭击法拉沙人,军方内部分裂为保守派和革命派,最终引发内战,经过多年混战后军政府上台收拾局面。军政府在部分美国犹太集团和欧洲犹太人的支持下稳定了以色列政局,并策划了将持续五十年的“救赎计划”(תוכנית הישועה),计划除了做出重建国家的总体规划外,还明确要求哈瑞迪派必须世俗化并为以色列重建提供合格劳动力否则将被集体流放到非洲,同时计划也明确了军政府为以色列国的政体,军方会主导计划的实施,同时也会监督国内政治和平衡各派别的纷争,直至以色列重新恢复国力为止。

此后以色列逐渐恢复活力,在21世纪中叶与中美欧英斯一同获取了第一次接触的科技成果,也作为参与者投入了盖亚计划,并在21世纪末成功开发出可控核聚变中的关键约束技术。以色列将这个能源革命的钥匙卖给列强后获得巨额资金,军政府顺势将救赎计划再延期一百年,以便集中国力对小行星带的谷神星地球化改造。在22世纪中叶,谷神星被改造成了“迦南行星”(כוכב כנען),以色列人开始陆续从马达加斯加迁移到这个全新的星球,直至23世纪初已有85%以上的以色列公民生活在迦南行星

政治

从21世纪到22世纪连续执政了接近两百年的军政府为以色列政治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直至23世纪初,以色列军方开始回应国内民众和利益集团对政府文职化和重建民主政体的诉求,在2206年以军方开始有步骤地释放权力,逐渐退出国防和外交以外的领域。到了2209年,以色列举行了军政府执政两百年来的首次大选,一个民选政府正式诞生。在2211年以军方全面向民选政府交出所有国家权力,以色列的军政府时代最终以和平方式结束。

不过,军方的影响力仍然十分强大。以军在这两百年间积累下了大量信誉和口碑,以色列社会普遍认同如果没有军政府的主导和手腕,以色列是不可能在两百年间从一个战败的小国迅速恢复为南半球最强大国家,而且也是军方的长期计划令以色列得以抓住新能源革命和太空殖民时代带来的机遇。因此,军方虽然已经交出政权,但绝未远离政治。如今的以色列政府和国家元首大多数也拥有军方背景,军人思维将在未来继续影响着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

以色列选择依托迦南行星,基于小行星带的资源,深度开发太阳系的国家发展策略。对以色列领导层而言,地球已经没有了任何地缘政治利益,随着国民几乎都已转移到迦南行星以及以色列空间力量的不断扩大,太阳系和深空才是以色列人未来的终极归宿。如果说英国斯拉夫人试图靠太空舰队和太空运输力量获得不对称优势,那么以色列则指望对小行星带的资源和太阳系的能源利用拥有话语权来获得立足于六国集团之列的筹码。

经济

虽然以色列在地球马达加斯加的领土租借期限还有九十多年才到期,但是以色列人基本上不再踏足这片借来的国土。如今,整个以色列的经济都离不开迦南行星、小行星带和太阳系。迦南行星被设计成为一个坚固的岩石行星太空堡垒,整个星球除了表面两千米厚的岩石层外,地心和大气层都是人工改造的产物,迦南行星重力被设定为与地球一致的1G,大量重金属和岩浆被灌注到行星内部包围着地核中的六百台核聚变发电机群组,一台巨型行星驱动轴机驱动着星球自西向东旋转。

居住在迦南行星上的以色列公民多数从事工程师和研究员职业,一来这个半人造行星的日常维护和优化需要大量工程技术人才,二来以色列在太阳系各处纷纷建立太空城和太空堡垒,也急需大量这类专业人才。因此,围绕数量众多的工程师群体以及军人的生活、起居、娱乐和出行等需求产生了一系列行业,大量作坊行会依附于上述群体为其制作商品和提供服务,这些都直接拉动了迦南行星的经济。

迦南行星所在的小行星带是一个几乎取之不尽的天然宝库,行星矿业自然也是以色列经济的重要组成之一。以色列政府和民间都组建了大批公司前往附近的小行星带矿区,锁定一颗小行星、扫描矿含量、登陆部署装备、开采和就地提炼、带着收获返回迦南交易、公司解散——这就是常规的私人挖矿模式。除了常规的开采业务,以色列政府还向公民提供围绕小行星矿业的一系列衍生金融产品,例如小行星所有权及开采权的交易和拍卖、联合租赁、小行星抵押融资、矿物含量对赌等。由此形成的一套玩法纷纷被列强和各个太空城市仿效。

而在整个太阳系层面,以色列人在22世纪修建的“近日空间太阳能接收传输系统”(Sun-Orbital SPRTS)则成为了太阳系殖民浪潮的助推器,同时也成为以色列人的摇钱树。

这个庞大工程在水星与太阳之间的轨道部署了数百万块反射面板,能大量接收太阳的能量并将其聚焦供给于太阳系各条航线上的飞船,同时在外太阳系离太阳较远的太空城和空间站也能从这套系统中获得额外的太阳能补充。不仅如此,以色列人还以水星为起点修建了三条“光帆航道”一直延伸到柯伊伯带的星门,这些航道能获得SPRTS的强大太阳能光照,相当于供飞船往来内外太阳系用的低能耗高速通道。SPRTS和光帆航道为以色列人带来了丰厚收益,以国35%的GDP与这两个系统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另一方面,以色列人还通过放贷获得不少资本收益,希伯来银行(Bank of Hebrew)成为大都会新闻人类超级企业排行榜中最排名靠前的金融机构正是其表现之一。犹太人除了向列强贷款外,还给地球上的南方国家提供各种打包组合好的融资方案,南方国家需要以其国内资源或税收作为抵押,如果最终无法还贷,犹太人则会将这些抵押物向列强兜售。这是个一本万利的生意,在这领域犹太人的主要对手是英国人。

除了本土迦南行星和九个太空堡垒,以色列在太阳系没有任何殖民地,他们主要专注于通过收购或交易获得列强或各超级企业修建的太空城市,以此来逐步实现扩张。

军事

全民皆兵是以色列的传统特点,加上两百年的军政府统治对这个犹太国度造成的影响,都令军队和军事在以色列属于大众最关心的事务之一。如今的以色列国防军只有陆军和太空舰队,海军在21世纪战败后就不再出现在军队之列,以色列在马达加斯加岛的近海防卫主要由陆军海岸部队负责。以色列陆军除了负责驻扎迦南行星外,还被派驻到太阳系的九个太空堡垒中负责警戒守卫。

英国一样,以色列军队的精华都集中在太空力量中,以军将太空力量划分为两大类:太空舰队太空堡垒。太空舰队主要由小行星带舰队和后备舰队组成,以战列舰、太空母舰、突击舰和护卫舰为舰队主力;太空堡垒则是以色列的特色产物,这种巨型的人造太空城往往被设计成球体,外层除了各种通信和搜索系统,则全部是电磁轨道炮、激光炮、粒子炮和导弹系统,外层与内层之间是数百米厚的高吸热液体,在内层则是居住区和工业区。这种看起来像死星的堡垒同时满足了军民两用,是以色列式的殖民地。

以军每年都会在迦南行星进行至少一次年度演习,所有居民都必须参与。部分陆军会在太空舰队的支援下模拟行星登陆入侵作战,居民则被另一部分陆军组织起来进行抵抗和自卫反击。此外,太空舰队也会随机对九个太空堡垒发动模拟突袭,以此演练战术和检验攻守双方的实力。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演习都是实弹性质,因此每年都有一定比例的以军士兵和平民在演习中阵亡,而报废的太空舰船或载具则不计其数。

无疑,犹太人是下定决心不能再经历一次战败了。

人文

以色列全国有五千七百万人口,将近九成居住在迦南行星。另外的一成则留在地球。23世纪的以色列社会发展走在其余国家前面,由于长期的军政府统治以及在太空环境下生存形成的习惯,以色列社会的纪律性和危机感都很高。以色列人对自己在近一个多世纪以来开发太空和建设迦南行星的事迹感到十分骄傲,“人类文明第一个星际民族”开始成为犹太人精英向全世界宣扬的头衔。不过,令犹太人最耿耿于怀的耶路撒冷仍然留在穆斯林手中,伊斯兰世界联盟统治着这个犹太教圣城。以色列政府在近十年与伊盟展开了多次谈判,希望能赎回耶路撒冷,但阿拉伯人与犹太人对城市的价值以及将来的发展方式争执不下。

另一方面,哈瑞迪派系问题仍然是以色列国内的一个潜在危机,被压制了两百年的哈瑞迪派在近年表现得更活跃了,尤其是军政府向民选政府移交权力后,很多哈瑞迪派的领袖开始营造舆论要求彻底解除对他们的限制,他们连同正统派中的原教旨主义者和新兴的无垠派(ללא הגבלה)一同试图获得更多政治权利。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