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tion ad.png

英国

来自23世纪百科 | 专注记录两百年后的知识
跳转至: 导航搜索
Uk-flag.png
22世纪有个爱丁堡的作家说过“在历史的单行道上,英国人从来没误过车,而且关键是也没上错过车。”我们略过苏格兰人说这句话时的愤懑之情,他的确道出了英国人的政治手腕一直是这个大西洋小岛国得以立足全球的强大武器。在21世纪上半页,英国统治阶层准确下注中国崛起并得丰厚回报,此后他们成为中国在西方国家的代理人,在已经崩塌的世界体系中不断协调东西方的博弈,并从中获取丰厚“中介费”。针对21世纪的这段历史,用英国历史学家自己的话说是为了下一阶段做好准备。

所谓的下一阶段,就是指英国人在21世纪末重新整合陈旧的摇摇欲坠的英联邦体系。英国人将这个共主邦联组织彻底改革成一个邦联制国家,用英镑统一了成员国的货币,将来自各个成员国的代表选入伦敦的议会和政府,英军重新部署到这些成员国并作为防务主力,白厅成为成员国的外交、国防、贸易和教育政策制定者。虽然领地覆盖东西半球,但英国人没有称自己为日不落帝国2.0,而是将“人类第一个可行的世界性政府”的帽子戴在了自己头上。

重新搭建好一个大国(事实是,其余列强并没认可这是一个世界性政府而只是将其视为传统大国)框架后,英国随后在以色列出售可控核聚变能源技术给其余几个大国的过程中继续发挥协调人的角色,在22世纪的盖亚计划太阳系航运竞赛中,英国人愈发焕发出数百年前的活力并成功取得一些成就,这直接推动英国人将其帝国时期的海洋战略放在太空中实施,他们倾举国之力建起了舰队和运输舰队,到了23世纪初这些英国太空船逐渐成为了太阳系内的一支强大力量并掌控了一些关键航道。

政治

英国在21世纪末建立的邦联制国家在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与传统的邦联制相比,大不列颠及英联邦联合王国(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Northern Ireland and the Commonwealth, UK)受让了其成员国的绝大部分权力,包括铸币、外交和国防,这导致这些成员国几乎丧失了作为主权国家所应有的特征。但是,英国也确实并没有在这些成员国内建立隶属于伦敦的政府组织,成员国内依然依靠原有的政府对本地进行绝大部分的内政管治,而且这些成员国同时也可以继续保留其在各种国际组织中的地位,更重要的是一点是这些成员国可以通过在英国议会的席位为本国争取利益,也能享受英镑的便利和英军带来的安全感。因此,对很多成员国(尤其是拉美和非洲小国)而言,出让主权换取来的收益是令人满意的。

简单地说,23世纪的英国国体更像是20世纪的苏联,但是英国人更倾向于利用文化、经济和军事影响力来吸引和间接操纵其成员国,这大大区别于苏联对加盟国那般仅靠武力和权力实现管治。这体现出英国人的聪明之处,因为他们抓住了人性贪图安稳和爱慕虚荣的弱点加以利用,而且这种做法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从21世纪末到23世纪,这套体制百多年来愈发稳健。作为回报,英国人获得了大量资源、人口和话语权。

因此,这就是英国人称自己为人类第一个世界政府的意思,他们将自己的实践看做是对人类有朝一日建立世界性政府统一面对外星文明的演练和探索。不过讽刺的是,这个世界性政府的元首依旧是一个大不列颠土生土长的国王,估计这点会让除了英联邦国家外99%的世界人民不太乐意。

这就引申出英国王室在23世纪的地位问题。现任王室是斯蒂芬森王朝(the House of Stephenson),这个带有爱尔兰血统的王族在21世纪中后期的内战温莎危机(the Windsor Crisis)后成为自斯图亚特王朝以来第五代英国王室。王室之所以一直被保留,除了大多数英国国民的守旧心态外,更重要的是在21世纪起英国王室已经摇身一变成为国家的象征,他们发挥着重要的软实力和文化纽带作用,而这在上述英联邦改组过程中十分关键,某种程度上王室就是一种英国受让英联邦成员国权力的执政依据,这能让英国在重组过程以及日常治理中获得“正当性”。如此一来,相比起20世纪和21世纪,英国王室反而在23世纪获得了更多的政治话语权和影响力。有个小细节是23世纪的英国国旗中部添加了五颗星星,那分别代表着1603年英格兰和苏格兰合并以来从斯图尔特到斯蒂芬森的五个王朝。

经济

英国有了英联邦成员国覆盖全球的人口和资源后,自身也获得了一个庞大的市场,与其他南方国家相比,英联邦成员国的内政和经济状况都好得多。加勒比海的英联邦国家主导了可可经济圈的可可种植和加工行业,这里源源不断地供应着制作巧克力必须的可可,而制成的巧克力又被英国人通过恒星际货船卖到安立柯星系。在非洲,铜、铁、黄金和稀土等大宗资源不断流向英联邦的各个工厂和轨道上的太空城,支撑着英国的太空舰船制造业。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农场和牧场为英国和全世界提供高质量的食物,用矿物提炼出各种合金出售给中美欧则为联邦带来大量利润。

英国人作为曾经的海洋霸主,十分懂得如何利用庞大舰队和对关键战略节点的控制来撬动地缘政治棋局。而作为舰队的重要组成部分,星际运输船舰是这个策略的基础。英国人从22世纪初以来便将国家的大部分预算投入到宇航科技的研发和太空运输船舰的生产上,他们明白自己的人口量级无法与中美欧相比,就算在地球外获得殖民地也无法通过大量移民来填充,因此选择建立强大太空舰队并垄断太空运输成为英国人的不对称竞争策略之一。

这个策略十分成功,英国的星际航运公司由于更大和更可靠,加上得到国家补贴,能以十分有竞争力的报价获得运输合同,尤其是对欧罗巴美联的货主而言,依靠英国货船进行往返地球与殖民地间的定期行星际班船运输是一个主要选择之一。

自从翡翠文明安排人类与安立柯文明发生联系之后,地球美仑奇斯行星之间的贸易量随着安立柯帝国皇室贵族的宗教需求日益增大而飙升。人类出口安立柯有三大产品:葡萄酒、巧克力、机器人,而英国能够单以一国之力独自生产这三种商品并用自己的恒星际船队亲自跨越上千光年到美仑奇斯行星进行交收。凭借这种便利,英国在人类对安立柯贸易的蛋糕中分到了相当大的一块。英国贸易代表和探险家也是人类最热衷探索安立柯帝国和开拓商机的人群之一。

英国火星等地外行星上没有多少殖民地,在空间中也仅有不多的太空城市,但他们拥有大量空间站——这些空间站相当于一些空间船坞补给站和通信中继,能令英国舰船在太阳系的航程中获得更好的维护和通讯效率,这些空间站的建造成本往往只有太空城的几十分之一,英国人大量建造它们令其密度足以建成一张基础性的泛太阳系驿站网络。这张网络的出租费用也为英国带来大量收入。

军事

英军的兵种构成与列强一样分为陆军、海军和太空力量,不过英国人将所有太空力量,包括卫星网络、后勤支援甚至量子部队都分配给五支太空舰队(His Majesty’s Space Fleet, HMSF)。

英国陆军主要在海外的英联邦各国驻扎,本土只保留一个兵团的力量。英国海军则重点部署在巴哈马、魁北克、英格兰、马耳他、塞拉利昂、斯里兰卡、图瓦卢和新西兰,不过英国海军规模并不大,这是一支以核潜艇和巡洋舰为核心的部队。

英国军队的精华几乎集中在那五支太空舰队中,他们分别是以地月轨道拉格朗日点L4的太空城阿尔比恩(HMC Albion)为基地的地球舰队、以拉格朗日点L5的太空城诺森布里亚(HMC Northumbria)为基地的内太阳系舰队、以小行星带太空城沈楚莲(HMC Centurion)为基地的小行星带第一舰队、同样是以在小行星带的太空城不列吞(HMC Briton)为基地的小行星带第二舰队、以柯伊伯带太空城边缘港(Port Edge)为基地的外太阳系舰队。每支舰队都拥有六艘最先进的“饶恕”级战列舰、两艘大型太空母舰、六艘突击舰和十五艘护航舰,辅助支援舰船除了医疗舰和补给舰外,还包括军用级浮游船坞临时工蜂生产船和专属运氢船。按火力和续航能力计算,英国的这五支太空舰队位居各国之首。

人文

英国人自己还是相当重视“人类第一个可行的世界性政府”这个名头的,21世纪末到22世纪中的那一代英国政治家和大众的确视自己为一个伟大的创新实验里的推动者和实践家。

英国人借助英联邦建立起来的纽带,在当年帝国的基础上,整合了拉丁美洲、欧洲、非洲、亚洲和大洋洲的各个领地,在将它们重新纳入一国管辖之余,也做了大量的文化和种族融合工作,尤其是将领地的地缘政治利益和当地个人工作生活的方便作为基石,利用当地人对英国文化传统的欣赏和身为大国公民的优越感,巧妙地引导民众对英国的管治产生由衷的认同。这是一种新时期的帝国统治方式。

因此,23世纪英国社会拥有的文化多元性和对其他种族的包容性是六国集团各国中除中国外最高的,这是西方世界中最适合移民和各种文化生存的国家。虽然曾经在21世纪挑起了内战和在温莎危机中虐杀了国王,穆斯林群体在23世纪的英国仍然得到普通公民的权利,对他们的歧视和恐惧远没有英吉利海峡对岸的欧洲大陆多。

此外,举国之力发展太空舰队和星际航运事业,也令英国在宇航工业和空间材料和量子通讯等领域处于领先地位,英国能够完全做到不依靠任何进口部件生产出所有门类的太空船舰和修建太空城,这个能力确保他们在中美欧面前也有足够的筹码。

留言